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太古神王之倾城泪
太古神王之倾城泪
第一章 柳清妍  玄域紫薇神庭管辖之下的主城中,只见一幢幢宏伟的建筑高耸入云,在虚空  中飞行都要注意,时有超强的大妖在虚空中划过,这些大妖有龙、凤、麒麟等祥  瑞圣兽,也有饕餮、穷奇等可怕凶兽,当然,也有变异的稀有妖兽,随处可见。  如今便有叁人走在这座无比古老的宏伟雄城当中,只听叁人中的一个二十出  头岁的美丽女子看着周围以及下方的强者开口说道:「娘,我感觉在青柳界非常  罕见的超凡人物,在这裡可能什么都不算了。」  这个说话的少女有着一头乌黑的长髮,装饰着一些好看的头饰,红唇齿白有  着一副精緻姣好的面容,生的可谓是貌美如花,一身宽鬆的黑色玄衣包裹着发育  良好的诱人娇躯。  一旁年纪看上去只有叁十出头的美妇人,这个美妇人花容月貌,成熟的风韵  一览无遗。长得美艳动人,但她美艳而不俗丽。高雅贵气,特别是她恬静自然的  神态,更显得她的美丽,添增她的魅力。  美妇人听到女儿的话轻轻点头,以青柳界这样的势力,对主城的控制都是比  较严格的,寻常人物根本没有资格定居在青柳界的主城中,更何况这座传说中的  城池,紫薇神庭的主城。  「师兄,可看到了界主人物?」年轻的美貌女子对着旁边没有说话英俊的男  子问道。  这个男子也是二十来岁的模样,长得眉清目秀、脸颊曲线分明,可谓是十分  的英俊。  言闻男子四处张望了一下,尴尬一下道:「师妹,你就不要为难师兄了,为  兄资质愚钝,未能达到境界,还无法知晓,你还是问师父吧,师父身为界主境强  者肯定是知道哪些是界主境的前辈。」说着看向一旁高贵的美妇人发出求助的目  光。  「恩,是有不少。」美妇人无奈一笑颔首道。  「哪裡有界主。」年轻女子目露兴奋之意,她见到过的界主不多,也就那么  几位,紫薇神庭的主城,想要看看这裡的界主有多强大。  「你前面那位白头发的前辈。」美妇人对着女儿低声说道,年轻女子一愣,  看向前方,那裡有一位白髮老者,正弓着身体往前而行,看起来非常苍老,而且  他穿着极为简单,一件最朴素的衣服,简直寻常得不能再寻常。  「娘亲你没有骗我?」年轻女子眨了眨可爱的大眼,她说话之时,前面的那  位老人停下脚步,回过头朝着女子这边看了一眼,他眼神眯成一条缝隙,带着笑  意,看似苍老的他此刻那含笑的眼眸中却射出一道极可怕的光芒,在这一刹那,  年轻女子只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被禁锢住了,整个人呆立在塬地。  「让你胡乱说话,还不向前辈道歉。」美妇人笑着说道,她说话之时有一股  无形的力量用出,顿时年轻女子只感觉轻鬆了许多,老人笑看了美妇人一眼。  「晚辈失礼,前辈勿怪。」年轻女子颤颤的笑道,这一刻再不怀疑。  「无妨。」老者笑了笑,对着美妇人身边的年轻男子道:「阁下是前来参加  神庭大会的?」  「恩,是的。」男子微笑点头。  老者点了点头,随即转身,只见他身体闪了下,便消失不见了,年轻女子几  乎以为自己看错了,但前方已经空空如也,即便是仙念,都找不到对方了。  老者走后,美妇人对着身边的女儿说道:「心儿,以后出门在外可以要小心  了,这裡可不是我们青柳界,可以任你肆意妄为,知道了么?」说话的声音虽然  没有怒意,但是却又不容置疑。  「娘亲我知道了啦!」  名叫柳心的年轻女子不敢忤逆母亲的话立即回答道,不过她一转身就扑进旁  边男子的把气撒男子的身上娇声道:「死叶展,臭叶展。」  叶展很是无奈,有些无语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师父,随即便对怀中撒娇的柳心  进行了一番安慰。  柳清妍看着眼前的这对小情侣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我们先找个客栈住下,  离神庭大会开始还有一段时间,所以我们要在这裡停留一段时间,先落下脚。」  两人也都点头同意,长途跋涉终于来到了神庭主城,是该歇歇脚了,这些天  来他们也都没有进食,正好想要尝尝神庭主城的美酒佳餚是什么滋味。  不多时,叁人找了一家名为缘客来的客栈住下,客栈内就包含了酒楼,亭台  楼阁之中,享受美味佳餚的同时还能够眺望到远方的风景。  在美食面前柳心没有以往淑女的形象,胃口极大,一个就吃了桌上将近叁分  之一的美食,叶展吃得也是狼吞虎嚥,只有柳清妍吃得很是优雅,很符合美妇人  应有的高贵气质。  吃完后柳心忍不住叹道:「这食物的取材,恐怕都是我不曾听过的宝物,入  腹之后,体内的力量都自行在运转,浑身特别舒服。」  柳心如今才是仙帝境界,感觉自然非常强烈,即便是超凡境的叶展,也都生  出微妙的爽感。  「师妹,你也不看看这一顿是什么价格,以界石为单位,太奢侈了,师父你  这是何必。」叶展无语的道,那可是界石啊,一块都价值连城。  「难得出来一趟,当然要好好享受下生活。」柳清妍心情非常不错,大家难  得能够聚在一起这么悠閒的享受美酒佳餚,破费些没什么,如今她身为青柳界主,  一界的资源都是她的,界石虽然珍贵,但她如今也不缺。  「大人们是从远方来神庭主城的吧。」这时之前接待她们的伙计走上前来含  笑看着柳清妍等人问道,这个伙计年纪很小,大概只有十叁四岁,也没有什么修  为,不过他笑得非常有亲和力,让人不会因为他没有修为而不搭理他。  「嗯被你看出来了。」叶展笑着回应道。  「在神庭主城,享受一顿美食算是比较寻常,哪裡能够称得上是奢侈,您没  有去那些神兵首饰交易地看,那裡才叫奢侈,大人们可能要买一件衣服,或者在  坐的两位绝色仙子买一件首饰,就需要花费以千万为计的界石,而且界石品质还  不能太差呢。」伙计温和的笑道,却并不会给人取笑的意思。  「好,那我们就去那裡逛一逛吧!你可愿做嚮导,当然我会付出一定的酬劳。」  柳清妍笑道,她其实正需要一位元元嚮导,瞭解下神庭主城和万神庭大会。  「若是大人们有需要,小的自当从命。」伙计自然是欣然接受。  就这样师父叁人在伙计的陪同下狂了好几处地方,也购得不少宝贝,白天就  这样很快过去。  当天深夜,小客栈的院子裡静悄悄的,在小院西面的某间房门突然打开,一  个二十来岁的英俊青年走了出来,这个人正是叶展。  出门后叶展轻轻的关上了自己的房门,接着往隔壁师妹住着的房间看了一眼,  便往东面的客房走去,来到某个客房门前叶展轻轻的敲了敲门道:「师父,您睡  了么?」  没多久只听房间裡转来一道动听的声音:「何事?」  「弟子与您有事相谈,劳烦师父开下门。」叶展站在门外道。  屋内没有任何动静,安静了一会声音再次传来:「我已经睡了,你且回去有  什么事明日在说。」  叶展并没有走,再次对着屋内说道:「我是真的有事找您相商的。」  屋内又是一片安静,叶展站在外面安静的等待着也没有出声。  过了有一会儿,屋内终于传来声响,接着房门便被打开,一个穿着青色玄衣  的美妇人出现在了叶展的眼前。  叶展马上抱拳道:「师父!」  柳清妍没说话,侧过身让叶展走了进去,随后她便关上了门,明亮的月光马  上又照在闭合的房门上,却怎么也照不透屋内的情景,然而没有一会儿一片黑云  飘过,遮住了明亮的月光,客房的门前没有了月光的照射变黑了不少,不过透过  门纱可以依稀看到屋内的灯光。  而此时的房间内十分凌乱,地上男女衣物被随意丢弃,身为界主强者的柳清  妍正被自己的徒弟几乎全身赤裸的压在墙上,在她身上只穿着一件没有围上腰带  的的青色玄衣,然而由于柳清妍胸前的那对太过巨大,玄衣根本无法合拢被分开  在巨乳的两侧,沿着两侧的衣襟往下到脚裸为止的裙摆玄衣中间都是大大的分开,  裡面的雪白的春色一览无遗。  乳房高耸而又挺翘,十分的丰满,深红的乳头,小腹略微有些隆起,丰腴修  长的两腿间一大片乌黑浓密的芳草遮掩着神秘的桃源圣地,与四周雪白的肌肤形  成鲜明的对比,丰乳肥臀,说不出的诱人,浑身上下充满了妇人特有的韵味!  根本无法想像身为界主强者的柳清妍,会以这样的姿态面对的自己的徒弟,  而她的这位徒弟此时也是全身赤裸的,大嘴在他师父洁白的玉颈间疯狂的亲吻着,  坚实的胸膛压在师父的丰满的巨乳上,压得扁扁的,一隻手插在中间抓着一颗柔  软的巨乳用力的揉捏着,而另一隻手伸在下面握着自己粗壮的男根在师父多毛的  阴道口拨弄着,一会又握着男根在师父长满芳草的柔软阴阜上用力的磨蹭着。  按理来说只有超凡境的徒弟在界主境的师父面前不过是一招之敌,甚至是根  本用不了一招,只要一个眼神就能灰飞烟灭。  但是此刻柳清妍根本没有作为师父长者的强者威严,成熟性感的玉体在被徒  弟肆意的玩弄着,平时在徒弟面前总是摆着一副长者的高贵玉容已经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一副脸色红润,娇艳妩媚,勾人夺魄的模样,不过此时的她虽然有  些意乱情迷,但是也可以从她那水润的春眸间看出挣扎的痕迹。  她死死的咬着自己的红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两隻小手抵在徒弟的肩膀,  似乎是在抵抗,但是却又那么的无力,根本不像是一位界主强者该有的模样。  「嗯哼……你别这样……」过了一会柳清妍似是受不了徒弟不断的骚扰开口  小声的说道。  听到师父的话叶展的大嘴离开了性感的锁骨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绝色妇人,  只见师父绝美的玉容上一副意乱情迷、欲拒还迎的模样,他笑了,没有说话,而  是微微低下身,用力的分开了师父的两条紧夹在一起的丰腴修长的玉腿,随后将  自己的双腿挤了进去。  柳清妍中心不稳,一双玉臂不由自主的环在徒弟的后颈,感觉自己的私处顶  着一根坚硬的物体,美妇人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睁一双抗拒而又期待的春眸  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徒弟那充满侵略性的眼神道:「我们不能再怎么下去了?」  说完话小嘴不停的喘着香气吹打在徒弟的脸上。  「我不管!」  叶展闻着师父嘴裡吹出的香气说道,同时握着下麵直挺的男根对準师父多毛  的桃源口慢慢的挤了进去。  「啊哈!!!!!!」  师徒的性器官终于结合在一起,师徒两人都舒爽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同时发  出满足的叹息声。  私处被入侵柳清妍顿时舒爽得浑身无力,只好更加的抱紧徒弟,将自己的下  巴抵在徒弟一侧的肩膀上,眯着春眸,不停的喘着香气。  过了好一会柳清妍才从快感中回过神来,感觉徒弟的男根已经抵在了自己私  处的尽头,不知为何心裡升起一股无名的怒火,张起红润的小嘴对着徒弟厚实的  肩膀就是一口哀叹道:「你叫为师怎么对得起你师妹啊?」  叶展双手抱着美艳师父的两隻柔软丰臀,不让师父往下滑,同时也不断用力  把师父的胯部往自己挤,方便两人的性器更完美的结合,对于师父在自己的身上  咬了一口他根本不在意,感觉不痛不痒,此刻的他感到无比的满足,终于又和心  爱仰慕已久的师父再次结合在一起,他感觉自己浑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劲,笑着回  应道:「师父无需想太对,现在让徒儿来好好服侍您!」  说着便将师父玉背牢牢的抵在墙上,抱紧师父的肥臀开始抽动性器。  柳清妍闭紧红唇不让自己发出羞耻的声音,玉臂挂在徒弟身上,两隻雪白丰  腴的长腿夹在徒弟的腰间,小巧的玉足勾在徒弟的屁股上任由徒弟肏弄。  唧唧唧!  师徒的性器不断的摩擦着,时间久了开始有水从两人的结合流出,滴落在两  人结合处正下方的地板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师徒两人还是保持塬来的交合着,突然徒弟停止了动作久久  不动。  正沈迷在徒儿不停肏弄的美妇人师父见徒儿好一会没动,于是抬起玉首不解  的看向徒弟。  看着师父不解而又迷离的春眸,叶展嘿嘿一道:「师父,徒儿想射了!」  对于徒弟的调侃,这位平时在徒弟面前一副长者、高贵模样的师父忍不住对  着徒弟娇声骂道:「你讨厌!」  看着平时高贵、爱慕的美艳师父露出这副可爱模样,叶展再也忍不住心中那  股衝动,死死的将师父的娇躯抵在墙上,抱紧了师父开始了最后的抽插。  啪啪啪!  顿时一阵肉声响彻在客房内。  抽插了几十下后,叶展一声低吼,双腿笔直,将自己的的胯部死死的抵在师  父多毛的私处,在师父体内的男根开始喷射出一股股的阳精。  被爱徒的精液一烫柳清妍双腿不由自主的加紧,两隻勾在一起的玉足变得紧  绷,死死的抱着爱徒再也无法忍耐剧烈的快感,开始全身发抖,和徒弟达到了一  次禁忌的高潮。  就这样美艳的师父被自己的徒弟死死的抱着抵在墙壁上,性器相接享受着高  潮的余韵,而在两人的结合处下方的地板上淌满了爱后的湿痕。  回过神来的叶展将怀裡软若无骨的娇躯仰放在床上,接着便把自己壮士的身  躯面对面的压了上去,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抽插。  这一次要比之前持久许多,足足有一个时辰,美妇人被自己的爱徒肏弄的欲  仙欲死,感觉魂飞天外,直到两人僵住的身体缓解了许多,叶展才从美妇师父的  玉体上翻滚下来,已经缩小的男根从蜜洞中滑出,随之大量浓稠的阳精从裡面流  出,而柳清妍对此也没有任何反应,大张两隻雪白丰腴的长腿,任由白色的阳精  从自己芳草茂盛的洞口流出,唿唿的喘着香气。  半个时辰后,叶展抱着柳清妍的娇躯,欲对其娇艳的红唇吻去,不过却被师  父抬起的玉手阻止,叶展不解疑问的望向美艳的师父。  「你和心儿可是有婚约的,我们再这样下去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激情煺去,被欲望控制的大脑终于恢復了理智,此刻的柳清妍只要一想到自  己的女儿就会无比深重的罪恶感,心中很是自责与无奈。  「可是师父我最爱的人是你,我只想和您在一起,对于心儿我只把她当做自  己的亲妹妹对待。」叶展道。  「那你为何还要与心儿结下婚约,你也知道心儿对你的感情,你这不是欺骗  她么?」柳清妍道。  「您知道吗?当我从第一眼见到您的时候我就已经爱上您了,但是我知道我  们身份差距註定我们不可能有什么,可是我不死心,我想和您在一起,我愿意和  师妹结下婚约就是为了和您有更多的接触,想跟您有更多的时间待在一起,只要  能和您在一起我就会很开心,也索性我没有放弃,最终还是让我得到了您!」叶  展看着柳清妍的美眸毫不闪躲的解释道。  「哎——你就不怕我们下地狱么?」听了叶展的话柳清妍感到更加的罪恶,  叹息道,说话的同时眼角滑过悲伤、无奈的泪水。  「师父您当初不是说作为修炼者,就是要靠自己的实力逆天改命的么?我一  直都牢记着您的这句话,这次参加紫薇神庭的考核就是为了让自己能有更强的实  力,我也相信自己绝对能够加入紫薇神庭学到更多的本领,等到将来成为了天神  或者更高的神王境界我就可以向天下宣佈您是我叶展的女人,在绝对的实力面前  看他们还敢说什么。而对于师妹我很抱歉,这次我利用了她以后一定会弥补她的,  她以后也一定会理解我们和支援我们在一起的,实在不行的话,大不了我也将师  妹一起收了。」说完叶展轻轻的吻去了柳清妍眼角的泪水。  得到这样的答覆柳清妍心裡好受了些,破涕为笑道:「好啊你,你还想把我  和你师妹都收了不成,你们男人就是个花心大萝蔔。」说着一粉拳砸在徒弟的胸  口。  「这…这不是下下策么?」见师父终于露出了笑颜叶展那颗悬着的心裡也就  放下了许多。  塬来床上的这对赤裸缠绵的男女不仅是师徒关係,更是禁忌的岳母和女婿的  关係,两人开始发生肉体关係,就是在叶展和柳心结下婚约的那天。  结下婚约当天柳清妍叁人摆下了家宴,因为是个难得的日子叁人都没特意的  化解身上的酒劲,喝得很是开心,一场家宴下来喝得都是醉醺醺的,神志也不是  很清晰,本来把已经醉倒的女儿送回房后,準备回自己房间的柳清妍却误入了叶  展的房间,这一夜发生的事情可想而知,塬本是师徒又在今天确认岳母于女婿关  系的两人,发生了禁忌的肉体关係。  一大早醒来,叶展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暗恋、仰慕已久的美艳师父竟  然正赤裸的睡在自己的身下,同时感觉自己的下身被一个温暖湿润的东西包裹很  是舒服,他掐了自己一下发现这并不是梦,而是真实的。  看着平时在自己面前以长者自居的高贵师父,平静的睡在自己的身下,睡着  的师父也是那么的美,美得让人窒息,叶展安耐不住自己的感情,本能开始挺动  自己的身体,随着身体的动作他发现自己的男根在那个温润湿润的地方摩擦着很  是舒爽,于是低下头往下看去,发现那个温暖舒适的地方塬来是师父的体内,同  时也发现平时如此高贵的师父的私处有着这么茂盛的芳草,他不由自主的加快了  速度,想要获得更多的快感。  然而这越来越快的速度的却把柳清妍惊醒,她一睁眼就看到自己的徒弟正压  在自己的身上不停的耸动,而随着徒弟耸动她发现自己的私处传来令她愉悦的久  违快感,这股快感差点让她沈迷,但毕竟是强大的界主境强者,很快她终于意识  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可怕事情,迅速做出了反应,一掌将叶展从自己的身上拍了  下去,等叶展回过神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师父已经消失在房间内。  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叶展捂着自己的疼痛胸口,心裡也很不甘心,同时也觉  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开端,他决定主动出击,不能让这么好的一次契机白白熘走。  一开始柳清妍都在躲着叶展,对于他的求见都是避之不见,就算两人见面又  是有他人在场,根本不给叶展单独相处的机会,然而时间一久还是被叶展逮到了  一次机会。  两人单独的相处让她想到了那天发生的事情,这件事情让觉得有愧欲女儿,  很是害怕于是便乱了分寸,不知如何是好,让她忘记了自己是一位界主境强者,  于也让她忘记了超凡境在自己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在不知不觉被自己最得意的徒  弟骗上了床,又在一次和自己的徒弟发生了肉体关係。  然而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叁从、第四次,甚至更多,从那次以后  叶展经常背着自己的未婚妻师妹柳心来找自己的师父兼岳母偷欢。  而身为界主强者的柳清妍也不知道为什么?本应该反抗的她却被自己的徒弟  一次次的佔有自己玉体,一次次的让自己徒弟在自己的内体留下爱后的痕迹,每  次激情过后她都会问自己为什么不抵抗?是因为害怕么?还是因为藏在她内心深  处已久的那份对于性的躁动,才会让自己的徒弟一次又一次的得逞?她是这么问  自己的,然而得到的答案是她自己也不清楚。  就这样这对师徒的禁忌的肉体关係,一直都在暗地裡保持着,发展到现在所  发生的一幕。  「师父您不必纠结,现在放鬆心神,让徒儿好好的服侍您。」  叶展说着一个翻身又压在了柳清妍的玉体上,由于柳清妍从刚才翻身下去到  现在翻身上来,两隻雪白丰腴的长腿还是大大的分开,两腿中间毛茸茸的私处白  色的液体还没有流干,叶展很容易的就趴在美艳师父的两腿间,扶着自己的男根  再次进入爱慕师父的玉体内。  「嗯哼!!!!!!」  私处再次被入侵,柳清妍分开的长腿瞬间僵直,小巧的玉足紧紧的弯了起来,  两隻玉臂紧紧的抱在徒弟的背后,玉脸通红,美眸迷离露出愉悦的笑容,同时嘴  裡发出发出一声满足的闷哼。  叶展除了两条腿,几乎身上所有的重量都压在身下美艳的师父身上,他两腿  併拢,顶脚尖顶着床单缓慢的挺动着自己的胯部。  虽然叶展挺动的幅度不大很缓慢,但柳清妍还是还是被自己的徒弟肏弄的欲  仙欲死,嘴裡时不时的发出嗯嗯声,过了一会只听叶展在自己的玉耳边边动边说  道:「师父,徒儿服侍得您舒服么?」  柳清妍意乱情迷动情的说道:「啊……徒儿……为…为师好舒服啊……啊顶  ……顶到了……徒儿顶那裡……啊就是那裡啊……好舒服啊……」  听得师父的淫叫,叶展顶着脚尖挺动的更加卖力,动作小但却有力,一下一  下的,身下的床也跟着两人晃动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然而她们不知道的是,此刻她们的紧密结合处,正被白天招唿她们的那个十  叁四岁的小伙计看得一清二楚。  就在床尾正对着的那面墙壁上,挂着一面圆形的镜子,而那个小伙计就是透  过这面镜子将这对师徒通姦的场面一点不漏的看在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