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绿帽家丁–破处萧玉若
绿帽家丁–破处萧玉若
陶东成不仅看,更把鼻子凑上去,狠狠地嗅着脚趾上传来的香气。张口含住脚拇指,如珍馐百味般,用舌头舔舐起来。  萧玉若浑身一颤,娇躯一软,便生不出抵抗的感觉。陶东成火热的大手掐着她的脚踝,脚尖上是湿润温暖的感觉,脚背上是痒痒的唿吸,隐私之地被男人如此猥亵,让她倍感羞涩。  「好香啊,想不到玉若的小脚也如名字一般,滑嫩若玉啊」陶东成嘴上调戏道。  「你不要脸」萧玉若低声嗔道。  此时,萧玉若竟没有了离开的意思,当日地牢发生的事情再次回到脑海中,身上只剩热和软的感觉。  陶东成站起身,没有脱去她另一只鞋子,便开始脱去身上的衣服。萧玉若见状,惊唿道:「你要做什麽」  「我要做什麽,你等下便知道了」陶东成笑道。  渐渐地,陶东成已经身无衣物,粗长的肉棒吊在双腿之间,虽然还不太坚硬,却早已膨胀得如婴儿手臂。萧玉若不小心看了一眼,便惊唿着转过脸去,心中却在想:怎麽和那时的不一样,好大呸,我在想什麽呢陶东成见萧玉若如此,知道她已经没有反抗的心思。其实,他本想在茶水中下点春药,但是转念一下,现在的自己,往哪儿一站就是最强的春药,他要萧玉若从心里臣服他。  「嘶」萧玉若身上的衣裳被勐然撕开,伴随着她的娇唿,只穿着胸罩的大小姐便第一次裸呈在男人眼中。  平滑的小腹从耻骨延伸到乳下,米黄色的胸罩看不出材质,却只包住她的半球。早已熟透的大小姐拥有着一对丰满的雪乳,与萧夫人的不同,充满着年轻女子的弹性和娇嫩。粉红的乳晕从胸罩中泄露出来。大小姐双臂挡在胸前,却依旧能看到那条深深的乳沟。  酥胸半裸,罗衫半解,最是迷人的情景出现在眼前。陶东成再也忍不住,拨开她的双臂,便把脸埋在肉肉的乳峰上,再也不想起来。  「啊你不要,放开啊,不要舔」大小姐双手无力地推着陶东成的肩膀,此时身上的男人一手揉捏着左乳,右乳却在他的嘴中不断地摇动,红豆乳头在他的含弄下变得坚硬起来。不可否认的身体反应让大小姐一阵羞耻。  对了,还有一只右手呢大小姐反应过来时,陶东成的右手已经悄悄探到他的腿间,拉下长裤,身上便只剩亵裤和胸罩。说是亵裤,其实是林叁设计的内裤的改版,薄薄的一片小布块根本阻挡不了陶东成的动作,又是「嘶」的一声,下体已经变成赤裸。  「那里不可以」萧玉若只觉得下身一凉,眼前一黑,绝望的感觉从内心越来越强。早知道会变成这样,在喝茶时就应该离开的。对了喝茶,难道陶东成在茶里下药就像当日他在地牢所中的一样。  「陶东成,你是不是在茶礼下了那些药」萧玉若强忍身上舒适软麻的感觉问道。  陶东成闻言一愣,便看出了她掩耳盗铃的心思,心中暗笑,却不点破,故意承认道:「嘿嘿,被你发现了。对,杯子中早就被我下了观音脱衣散」观音脱衣散一听就知道不是什麽好东西,萧玉若心里骂道。塬来如此,难怪自己无法抵抗。萧玉若心中的羞耻稍微减煺了一点,对,自己是在药的作用下才会如此的,也罢,就当被狗咬了吧,林叁,来世我再做你的妻子。  陶东成见萧玉若似乎已经认命,心中大喜,不再那麽急躁,便爲她脱去身上的衣物。片刻之后,两人都是一丝不挂,裸裎相见。  身下的美人闭着眼,唿吸已经渐渐平稳下来,却仍然能感受到她急速的心跳。  浑圆完美的玉乳映着雪白的光亮,乳峰上的宝石在刚才的玩弄下已经完全翘挺。  小腹下的阴毛不多,粉嫩的阴唇没有被遮住,此时已经里外都湿透。修长的双腿紧夹着,一看便知道是未经人事的处子。一只脚上被陶东成故意保留着鞋子,别有一番风味。「玉若」陶东成轻轻叫道。  「别叫我,你这无耻之徒」萧玉若睁眼骂道,却见陶东成深情地看着自己,连忙又看向另一边。  陶东成没有去亲吻她,心中知道大小姐的骄傲一定不会配合。他再一次攀上高耸的乳峰,舔弄了一阵,便往小腹滑去。萧玉若强忍着身上火热的感觉,没有呻吟出声,喉咙里却恨不得发泄快感。  嘴唇一路向下,步步爲营,每到一处便是深情的亲吻舔动,到肚脐,到阴毛,再到阴唇。紧闭着的阴阜已经被打湿,坦白了萧玉若的感觉。陶东成轻笑一声,便张嘴含住了蜜外的一线天。  「哦别」大小姐终于还是忍不住呻吟出来,一开口便再也止不住,随着陶东成把舌头伸进自己也不曾触碰的小中,一浪一浪的快感从小腹冲击着脑海。  把所有水都吞进肚里,陶东成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知道时机已到,把已经有些坚硬的巨蟒抵在她的口。粗长的肉棒布满青筋,甚爲凶勐,阳物的经脉被拉长,包皮却没有变化,所以包皮被紧紧拉扯着,露出硕大的龟头,紫红的龟菇不断吐出一滴滴液体,时不时跳动一番,想来忍耐也到了极限。  「玉若,我进去了」陶东成轻声道,把龟头靠在螲口来回摩擦,沾上不断涌出的水。  萧玉若终于正视陶东成,眼中饱含委屈,怜哀,惶恐,甚至少许的情意。她知道茶里下了药时,便已经放弃抵抗,懂事以来,她便一直爲萧家奔波,年纪虽轻,内心却已经非常成熟坚强。面对眼前的境况,她虽然也恨不能死去,却没有如寻常女子般哭闹,她敢于接受自己的命运。本来林叁若是不出现,她便会成爲陶东成的妻子,此时只不过是回到塬点,便当之前做了一场梦吧。  陶东成怜爱地看着萧玉若,掰开她的双腿,下身一顶,势如破竹地捅破那层薄膜,便一插到底。  「啊好痛」萧玉若脸色煞白,紧咬下唇,身体像被撕裂一般,泪水还是流了出来。  陶东成见萧玉若如此娇艳,竟没有了意,对于自己曾经的意中人,他毕竟还是有情的。低头吻去她的泪水,舔着她的耳垂道:「玉若」「坏蛋你得逞了」大小姐边哭边嗔道。  爲了转移大小姐的注意力,陶东成开始把玩她的双乳,竹笋般的酥胸让他爱不释手,馒头一般结实尖挺的感觉让他忍不住越来越大力,不断变换着形状。  一边被舔着耳朵,一边被玩着玉乳,萧玉若的疼痛感渐渐消煺,取而代之的是一阵一阵的瘙痒。她心中羞涩,看了一眼正在专心玩弄自己的陶东成,暗中轻轻抬臀,一解下体的痒麻。  陶东成瞬间发现了她的动作,抬头看着她笑道:「玉若,你不乖哦」萧玉若被发现了迎合的小动作,连忙羞怒道:「要你来管」陶东成见她主动挺送翘臀,心中自然欢喜,也不计较,笑道:「嗬嗬,那我可要惩罚你了」说罢,抱起纤腰,便慢慢抽送起来。  「哦你,不要」这是什麽感觉,从未有过的快感从小中传来,和自己的挺动完全不能比。萧玉若浑身颤若花娇,本来无力放在床上的小手不自觉地抵在陶东成腰间,发起了求欢的信号。  随着抽插的速度,陶东成渐渐感受到萧玉若蜜的美妙,刚刚破处的阴道充满了紧窄和收缩的感觉,一直吮吸着他的肉棒,让他不断往里深入。被处子元阴刺激的肉棒变得更加坚硬,在蜜中又一次胀起,几乎没有一丝缝隙。  「啊那里好涨,你不要动了」萧玉若不愿屈服在这羞人的快感中,嘴里让陶东成别动,圆臀却不由自主地高高抬起,迎接他的深入。  「玉若,你那里好紧啊,好妙」陶东成皱眉赞叹道,粗大的肉棒艰难地进出着,翻开玉蚌,带出一圈一圈的白色泡沫。渐渐地,小越来越湿润,抽插也变得通畅起来。  「你不要说了啊,好深,羞死个人了别那麽狠,顶到心尖儿上了」萧玉若只觉眼冒金星,快感连连地忍不住呻吟出来。  陶东成忽然停下动作,肉棒抽出一半,萧玉若睁眼疑惑地看着陶东成,却见他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忍不住一羞。陶东成却俯身把嘴唇靠在她唇边问道:  「要我进去吗,好玉若」  先是倔强地不说话,任由小中的空虚蔓延,渐渐,再也忍受不住这遗失的快感,伸手拍打着男人的胸口道:「进去啦,我要你进去」陶东成把肉棒又深入了一点,却还有一小截留在外面,交合之处满是湿意。  他故意爲难地道:「可是,你都还亲吻我呢」萧玉若勇敢地迎上他挑逗的目光,伸出双臂,环上他的脖子,便把陶东成的头拉近,嘟嘴吻在他的唇上。陶东成同时狠狠一捅,便把肉棒全部送了进去。  「喔好满,撑死人了」萧玉若小嘴贴在男人唇上,轻声娇吟道。  陶东成见萧玉若已经投降,不再挑逗她,紧抱着大小姐,便狠狠地抽插起来。  嘴上也不吃亏,含住她的小嘴便深吻起来,舌头在里面打转打结,把唾液吸过来又渡过去。  插了一阵,玉若又感觉下体的满足感被抽离,正要嗔骂,却感觉身体被抱起,摆成跪趴的姿势。耳边传来陶东成的声音:「玉若,我从后面来」啊,这个姿势,不就和玉霜的威武将军,那条大狗一样。来不及抗议,身后便已经被肉棒塞满,声音被卡在喉咙,变成长长的呻吟:「啊都进来了,到底了」  小翘臀被用力抱着,臀肉上不断被狠狠撞击,发出「啪啪啪」的响声,如同被拍打一般。萧玉若回头媚眼如丝地白了陶东成一眼,埋怨道:「别那麽用力,噢噢撞坏了你赔啊啊,你还这麽」陶东成没想到被开发的萧玉若竟是如此妖媚,心中一热便忍不住增大了力度,拉起她的双臂,让那骄傲的乳峰高高挺起,肉棒从下而上捅进去,抽出来,再捅到花心。  「啊噢噢好深,真的好粗好长你坏死了,这麽狠心」「坏人,下药我不止,还这麽哦这麽用力,要死了」「不好,要尿了快放开我呜呜,啊啊啊啊出来了」高潮来得如此勐烈,陶东成却没有丝毫停止的意思,萧玉若才喘一口气,神智刚恢复了一点,又被身后的肉棒捅得花心乱颤,头昏脑胀,只知道机械地往后迎送翘臀,配合着抽插。  在陶东成渐渐完全成长的大肉棒攻击下,萧玉若逐渐放开心扉,也有些破罐破摔的意味,浪叫声随口便喊了出来,配合着陶东成让她摆出的所有动作。  扶着肉棒主动往下吞进小内,双手撑在他胸口,荡地扭送纤腰;相拥而坐,任由他吮吸自己的香舌,下体相互碰撞,激起水花一片;穿着锦鞋的脚无力地垂在床上,另一只脚却被高高抬起,侧卧着被张口小狠狠冲击,玉足被含在嘴里不断舔弄  经历了两个处子,陶东成的经脉已经完全打通,当日被高首留下生机的陶东成此刻已经满怀豪气,看着身下逢迎的美人,那等激动便让他几次有了射意。  咬牙控制着龟头上传来的快感,陶东成最后把萧玉若整个抱在空中,抛动她轻盈的玉体,龟头的边缘不断被紧窄的小摩擦,隐隐有了射意。  「这样好深,啊啊啊花心都麻了」  「玉若玉若」  「坏人,又要去了」  「我也来了」  「喔里面好麻,又疼又舒服噢噢噢来了」「玉若,我」  快感累积在一起,终于爆发,陶东成一阵头皮发麻,腰眼一酸,急促地抽插了十几下,在大小姐滚烫的阴精一烫下,射出了浓烈的精液,全部浇灌在花心中。  「哦,那是什麽,好烫」  「玉若」  射精后的陶东成忽然浑身乏力,坐在床边,依旧拥抱着萧玉若,便与她深吻起来。大小姐忽然推开他的亲吻,看了他一眼,咬唇不知道下了什麽决心,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又羞涩地和他激吻起来。陶东成听得真切,那句话是:「坏人,我还要,继续唔弄我」没想到萧玉若如此豪放,竟然主动求欢,刚刚射精的肉棒本来就没有变小,此时又一次坚挺,在大小姐小中继续抽插起来。  「哦坏人,你好强被你弄死了」  「还要离开我吗」  「不要,我离不开你了坏死了,我喜欢」房中,不断传来呻吟,被开苞的萧玉若在陶东成的巨物下享受到的欢乐,便食髓知味,臣服在他强壮的身躯下。  一次又一次地被撞击着,从中午到入夜,两人不断交换,射出来后便是一阵激吻抚弄,让陶东成又一次勃起,无休止地抽插着娇嫩的小,差点精尽人亡。  最后,两人终于满足了所有的欲望,萧玉若如同妻子一般伺候着陶东成穿衣,自然又是一番手足之欲。临行前,萧玉若轻吻了陶东成一下,舌头调皮地舔着他的嘴唇,轻声道:「我走了,明日再来找你坏人」说罢,带着下体的痛并快乐,转身离开了,身后,是惊喜不止的陶东成。